CiCada

在特别丧的情况下 就希望自己能够闭嘴做个哑巴 但是偏偏做不到 所以经常会说些愚蠢 而且知道一定会后悔的话 前两天和之前一起面试过的小伙伴聊天 她说 自己想做的事情的话 和别人的看法没有太大的关系吧 也应该是这样的啊 而且在无穷无尽的心理逼迫和追赶之中 感觉每打一次电话 都被压得喘不过气 时常说最好不要自我怀疑 坚定一些情况总会好转的 而每次听完那些话之后 在厌恶的同时告诉自己 除了这些最亲的人 谁又会来管你究竟有没有未来 过不过得好 每次都想要妥协的时候 又有点害怕 要是我用这种方式来让他们都满意了 那未来的好多事情 我是不是也要在这样的拉锯之中 逃离不开一种妥协的结果 人生的很多事情 都被提上了日程 而这些行进的轨迹 和我想象的千差万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