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Cada

淡水骑车 第二章节

 

秋  风的味道

 

 

人生是不断前行的列车

陪你看风景的人来了又走

 

 

 

金泰亨在上了初三过后长高了很多,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做梦从很高的地方掉下去,奶奶说那就是在长高了,除了前两年冬天的裤子穿着已经会露出脚踝,手指也没办法放到衣袖里面去包着以外,好像一切都并没有什么变化。

 

哦,还有班里新来了一个叫朴智旻的转学生,外地来的,好像不是很合群的样子,下课过后也不会像其他同学一样扔纸团打闹,瘦瘦小小的,除了第一天来的时候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几乎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但是那都被金泰亨错过了,因为那天早上他起迟了,所以在班上第二次重新排位的时候,他才意识到班上多了一个新同学。

 

入学过后没几周天气就慢慢开始变凉,但是金泰亨晚上睡觉还是会无意识地踢掉被子,奶奶睡眠很浅,经常半夜的时候进来帮他盖上,通常持续不了多久又会重新踢掉,于是他就一点也不意外地感冒了。

 

“啊啊啊啊…....啊嚏”

 

金泰亨伸手朝桌下拿抽纸,结果发现只剩了一个空盒子,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前桌转过头来递了一包没开封的给他。

 

“阿谢谢”

 

也没怎么客气就接了过来因为现在是真的很需要这个东西,鼻子被擦得通红,卫生纸再碰到的时候已经有些疼了,用冰凉的手捂住才会稍微得到一点缓解。

 

“你把窗子开了通下风,空气流动应该会好一点”

 

但其实金泰亨有一点冷,开着窗吹风估计鼻涕会流的更厉害,但是也什么都没说,任由对方把窗子朝后面推了推。

 

“你和我换个位置,我这边比较吹不到风”

 

“朴智旻?你叫朴智旻是吧。”

 

疑问变为陈述,金泰亨没动,对站起来看起来还挺高的前桌突然问了句毫不相干的话。

 

“怎么不出去和他们一起玩?”

 

已经是午休时间,学校不在离住宅区很近的地方,所以中午的时候很多学生都选择不回家,但是很少有人会在教室休息,十几岁就算是最爱学习的男孩子,午间休息的时候也会选择到教室外面去玩篮球或者足球。金泰亨平时也会和他们一起去,但是今天他感冒得一点都不想动。

 

朴智旻一个人在教室这个时候就显得有点突兀,金泰亨不知道这个前桌从什么地方来,也不知道他每天都低着头都在做些什么,本来好奇心也并没有很强,却在接收到来自对方的善意过后觉得需要说点什么。

 

“我不喜欢在操场上流汗的运动”

 

金泰亨听到这个答案挑了挑眉,看来真的是一个非常与众不同的转校生。

 

但从那以后金泰亨放在朴智旻身上的关注就开始多了起来,有时候去小卖部买零食都会问他要不要一起,虽然通常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用了,回来的时候还是会在朴智旻桌子上放一颗草莓味的牛奶糖。

 

在十月中旬的时候学校准备组织一次远足,各个班级可以分开行动,不需要交班费,但是要从家里面带食物,到时候大家拼在一起分享。

 

这个消息使得教室里面吵嚷的声音变得更大,所有人都以为面临升学考试的初三生是没有机会参加任何活动的。

 

下课了之后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彼此会准备的物品,也有一些人围到金泰亨的桌子边,金泰亨还没想好要带什么,视线移到前面没什么动静的朴智旻身上,他一定没有什么这样的小团体可以分享食物的。

 

“朴智旻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朴智旻听到金泰亨的声音转过头来,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看了看围在金泰亨周围的几个男生。

 

“诶没问题的吧?让他加入我们,反正我们人也没多少,再说老大那天不是不去么”金泰亨抬起头扫了一圈平常一起打球的几个男孩子这样问道。

 

“能有什么问题,一起啊”个子比较高的那个男生发了话,其他几个也表示并没有什么意见。

 

朴智旻这才看着金泰亨笑着说了声好的谢谢。

 

 

金泰亨其实很苦恼到底要带什么东西去秋游,易保存的东西都耗时间比较久,太麻烦不能让奶奶去做,自己又懒得弄,头一次觉得好不容易出去玩还挺费神的。

 

不如买点零食凑合算了,背着斜挎包无意识地踢着脚下的石子。

 

“泰泰”

 

抬起头才发现一直想着事情已经走到郑号锡家门口了,郑号锡妈妈拿着几个包装好的饭盒过来拿给金泰亨,说前几天和郑号锡通电话的时候才说到自己要去秋游,让给准备一点点心。

 

记得好像是和郑号锡说过这么一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还要麻烦阿姨去弄,金泰亨有点不好意思地接过食盒说了声谢谢阿姨。号锡妈妈抬手摸了摸金泰亨鬓角的头发,笑着说泰亨怎么突然就长这么高了,明明前几天才见过。

 

“是不是比郑号锡还要高啦?”听到夸自己长高了立马站直了身体语气里面带着点得意。

 

“号锡哥哥也在长噢。”

 

听到这样的话的瞬间又耷拉下肩膀,自己好像永远也追不上他。

 

 

到家了发现奶奶在扫落在地上的桂花,因为不便打扫所以还在树下铺了碎花布,金黄色的桂花落了厚厚的一层,金泰亨把书包和饭盒一起放在旁边的石凳上蹲下来帮奶奶整理把混在其中的叶子拣出来。

 

“奶奶今年又要做桂花酒么?”

 

想到去年酿的桂花酒在还没有发酵完成的时候就被金泰亨和郑号锡弄出来偷着喝完了,虽然说酒精浓度还并不是很高但是对于十几岁的孩子来说还是后劲大了一点,两人喝完过后在屋顶上昏睡了一个下午才醒过来,被冷风吹得直打哆嗦。

 

“做一罐放五年的,今年可不许再偷喝了”奶奶不轻不重地揪了下金泰亨的脸。

接着又慢悠悠地开口道:“酿酒是慢功夫,急不得的。”

 

金泰亨只在想五年过后他应该也长大了,到时候肯定不会喝了就倒,也是可以像爸爸和其他的叔叔一样在酒桌上说着好笑的笑话,光明正大地喝酒的年龄了。

 

“奶奶我去铺到阳台上,我看天气预报了今天晚上不会下雨。”

 

金泰亨晾好了桂花就开了台灯开始写作业,夏天用的竹席早早地就收了,夜晚吹的风带着点渗人的凉意,站起来关了窗户还从柜子里面拿了一床小毯子出来披着。山顶的地方还残留着一点绯红,几缕云随意地分布在暗蓝的天空上,昭示着明天肯定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

 

 

第二天金泰亨难得地没有赖床,但是起床过后发现奶奶还是已经把早餐做好了,红豆莲子粥,两张鸡蛋饼加一碟小咸菜,几分钟的时间解决完,提着食盒就向奶奶告别,冲出门之前被叫住手里又被塞了一盒绿豆糕让和朋友们一起吃。

 

秋游的地点选在离学校挺远的一座没开发完全的山上,金泰亨家所在的小镇是一个并不是很出名的旅游景点,只有在大片荞麦花和向日葵盛开的夏季才会吸引一些愿意来寻访这些冷门景区的驴友,金泰亨和郑号锡以前还因为给几个陌生的旅人带路而得过一点小费,被郑号锡妈妈知道过后气得一把抓住两人刚买回来的零食就往地上扔,一半的原因也是被吓得,因为之前就出现过外地来的陌生人差点把当地小孩子拐跑的事件。

 

全部的学生还是要先到学校集合,金泰亨觉得自己已经起得够早了但是到了学校还是发现班上的同学基本上都到了,朴智旻也在看到他过后举起手招呼他到自己班上这边的队列。

 

“这些人晚上都不睡觉的么怎么全部都来这么早?”金泰亨趁年级主任在台上不停强调安全问题的时候凑到朴智旻耳朵边嘀咕。

 

温热的气息喷在耳后让朴智旻有些不自然地耸了耸肩,摸了摸耳垂这才转过头来对金泰亨解释道其实自己也起得有点晚只不过是因为住得离学校比较近的缘故。

 

虽然说都已经十月份了晴朗的时候还是会有一点热,到了中午甚至出了一身的汗,金泰亨把外套脱下来系在腰间。

 

金泰亨没想到朴智旻看着瘦瘦小小的,平时看着也不怎么运动,却比大多数的男生都要走得快,上坡的时候还不怎么喘。

 

到了半山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因为一些女生走得比较慢所以整个队列的速度都被迫降了下来,班长招呼着大家就坐着休息一下也吃一点东西。

 

渴得狠了,金泰亨打开水杯盖子喝下去一大半,不知道是谁开始带头哼起了歌,是不太流行的有些年头的老歌,金泰亨只从奶奶常听的收音机里听到过,听得久也就会唱了。朴智旻偏头看金泰亨手撑在背后,指尖随着缓慢的节奏点着石头,男生正处在变声期,有一点沙哑的嗓音不按规则哼出的几个音符,倒是流露出几分少年人应有的清澈意气。

 

像是感觉到朴智旻的视线,金泰亨停下来回过头,先是一愣,继而笑成了四方嘴,受这热情影响,朴智旻鬼使神差地抬手摸了摸金泰亨的头发,没来得及比较手中触感和前两天摸的那只大金毛到底哪种更好一点就被金泰亨猛地勾住脖子夹到腋下对着脑袋一通乱揉。

 

低沉笑声从胸腔传出来,震得耳膜发烫。

 

休息够了就继续爬山,汗水蒸发完过后就感觉到一点凉意,过了一个三岔路口再走一段路就到达目的地,这座山还处于半开发的状态,只是能勉强看出落满松针的小路是供行人通过。路上有一点滑,有时候不注意会被眼前铺满厚厚一层叶子的陷阱所迷惑,踩空了很容易摔倒,第一个人以一种滑稽的姿态突然倒在地上的时候金泰亨不厚道地笑出声,一边伸出手把摔倒的同学拉起来。在好几个同学都摔了之后班长大声提醒大家警惕一点注意脚下,金泰亨也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思,提醒朴智旻跟着前面队伍的路线走。

 

之后由于加倍地谨慎都没有再出什么问题,到了目的地之后大家都放松下来,慢慢地就恢复了之前吵嚷的气氛。

 

聚在一起吃完了东西就开始玩游戏,一群年龄不大的初三生围在一起起哄之前传着闹过绯闻的一个男同学和女同学站到圆圈中间玩当然了,当事人也没有扭捏地爽快站起来,女生带着点男孩子气,之前和金泰亨他们一起踢球的时候崴了脚,是那个男生背着去的医务室。在经过了几轮很平常普通类似于你上课的时候偷吃了零食这样的问题之后周围一圈不嫌事大的直呼无聊,男生突然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问出,你喜欢我吧。

 

突然的安静过后爆发出更大的吵闹声,饶是天生带着些英气的女生在听到这样的问题后还是瞬间就红了脸愣在中间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的表情。金泰亨拖着下巴瞧热闹,这样一看好像今天是有什么不一样,平时从来不带任何饰品的女生今天竟然在耳朵的地方别了个黑色的发卡,由于颜色不明显所以看不太出来

 

这样僵持了几秒钟女生举手头像说我认输,又开玩笑般地说出这问题太厉害了我应该先一步问出来的,男生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却又从脸上看出点怅然若失的感觉来。

 

“他自己喜欢她吧”朴智旻肯定地小声问道。

 

金泰亨从朴智旻便当盒里拿了个紫菜包饭放进嘴巴里,不在意地含糊说道:“全班都知道。”

 

朴智旻在班里除了金泰亨就没什么特别熟悉的朋友了,玩的游戏参与度也不是很高,被金泰亨拉起来玩了两局发现自己实在是没办法投入进去也就坐在旁边看着他们闹。

 

四点半的时候班长说收拾一下东西该准备下山,清了人数过后发现少了个人,金泰亨装好自己的水壶过后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朴智旻的身影,高声问了句有谁看到朴智旻了,周围的同学都说没什么印象,存在感低到连不见了都没有人发现。

 

金泰亨脸黑了下来,烦躁地薅了薅头发,说不清是在气自己还是气朴智旻,丢出句你们先走,我去找他。

 

这提议显然首先就被否决了,班长让体育委员带着女生先下山,一部分男生留下来去找朴智旻,又安抚金泰亨说先别担心可能是上厕所去了应该走得不远。

 

几个男生分头行动边叫着边朝林子里面走,下午的阳光变成不那么刺眼的橙红色,山顶的风带走了白天积蓄的为数不多的热量,树林里很安静,偶尔有叫不出名字的鸟类发出咕咕的声音,拖着笨重的身体从一棵树掠到另一棵树上。

 

朴智旻确实没走太远,金泰亨没走太久就听到了他答应的声音,但是看不到人影,走得近了才发现有一截断下去的土坡,朴智旻看起来情况很不好,金泰亨小心跳下去过后发现他脚上在流血,运动鞋也破了,额上因为忍痛而渗出了冷汗,嘴唇也有些发白。

 

“泰亨啊,扶我起来一下,”金泰亨拉过朴智旻的手环上自己的脖子,扶着他的腰他才能勉强站稳,好在朴智旻很瘦所以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

 

“怎么上个厕所就弄成这样了?”金泰亨皱着眉头问,生气的情绪被担心和自责代替,觉得他这个算得上唯一的朋友对朴智旻实在是太不上心了。

 

朴智旻用另一只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树叶堆,因为颜色太相近金泰亨辨认了一会才发现那是个生了锈的捕兽夹,因为最近已经不准上山捕猎了所以这应该是挺久以前山下的农户放的,有时候会猎到一些野味放到市场上能卖很好的价钱。就算是生锈了但是捕兽夹的威力依旧不容小觑,朴智旻就是因为不小心被夹到突然的疼痛使得没办法站稳就直接从土坡上面滚了下去,这样一摔另外一只脚也被扭到,彻底没办法走路了,隔聚集的地方又不是大声喊声音就能够传达到的距离。

 

“但是我知道泰泰一定会找到我的啊,”朴智旻说道。

 

金泰亨听了过后看了看朴智旻流血的脚,蹲在他身前道:“上来。”

 

朴智旻也没逞强,这双脚对他来说很重要,好像记忆里,除了哥哥好像就没人这么背自己了。

 

和另外几个男生汇合了过后班长看到朴智旻这样的情况对他也感到很抱歉,说应该早一点发现朴智旻不在的,轮流着背着朴智旻从另外一条相对来说平坦一点的道路下了山。

 

“得到镇上的医院去看看,”回了学校过后医务室的老师说伤势比较严重,只是处理了一下表面的伤口消了毒,另外一条腿有没有扭到骨头还要拍个片子才能确认,怕外伤感染还得打破伤风。

 

医务室门这时候被突然打开,朴智旻抬头看到来人就愣住了,“哥,你怎么来了?”

 

金泰亨带着探究的眼神盯着这个蹲在朴智旻面前检查脚上伤口的男人,说是男人也应该不算,穿着仔裤黑色棒球服,带着顶黑帽子,后脑勺露出来的头发是时下很流行的浅灰,帽檐压得有点低看不太清表情,只是周身散发出的疏冷的气场让人没办法将这种感觉和一个二十岁上下的男生结合起来。

 

“怎么搞成这样?”不用看也能想象帽檐下必定是紧皱的眉头。

 

朴智旻没有先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抬起头给金泰亨介绍:“这是我哥,叫闵玧其。”

 

闵玧其站起来,比金泰亨高了一点点,金泰亨反射性地退了一步想要离开这人有点压迫的气场,但心里想了想我退什么不是我把他弟弟背下来的,生生地收回后退的脚站定了抬头看到面前男人的表情。

 

嘴唇这么薄,怪不得脾气不好,金泰亨没头没尾地想起来之前在老人们身边听到的关于面相的种种定论。

 

“金泰亨?是智旻的同班同学?”

 

朴智旻扒着闵玧其的裤子摇摇晃晃站起来:“哥,今天是泰亨把我从山上背下来的,要不是他估计你现在见不到我了。”

 

有点惊讶于闵玧其竟然会知道他的名字,他点点头,“也不止我一个人,还有班长他们,还有老师说智旻得马上去医院了,他伤得很重。”

 

“今天谢谢你了,金泰亨。”闵玧其似乎是想要表现得有亲和力一点,试着笑了下发现面前这孩子表情比刚才还要怪异了也就放弃了尝试。蹲下来把朴智旻背到背上,走到校门口去拦出租。

 

再见到朴智旻已经是几天以后了,闵玧其陪着他来办退学手续。

 

朴智旻脚伤显然还是很严重,闵玧其扶着他来和金泰亨告别,“泰亨啊,我要走了。”

 

金泰亨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这个才来还不到半学期的同学,他不知道他们之间算不算朋友,因为他都不知道以后他们还能不能见面,也不清楚对方家住在哪里,他还想说服朴智旻以后和他们一起打篮球,因为他个子小小的一定很灵活,应该是个合适的后卫人选,金泰亨他们队就刚好缺个后卫,他以为这是上天安排来的缘分。

 

原来世上没那么多注定的缘分和巧合。

 

金泰亨趴在奶奶盖着厚毯子的腿上,数着朴智旻临行前送给他的白菩提子手串说他这个短暂的朋友。

 

奶奶把手放在金泰亨头上,望着面前噼啪燃烧的柴堆笑着说:“要是两个人想要见面,这辈子再怎么都会再遇到的。”

 

金泰亨还没有那么多的经历来验证这句话的准确性,只是感觉自己都活了好久才到十五岁,一辈子中的下一次遇见不知道会出现在什么时候。

金泰亨不喜欢离别,但是好像身边的人总是在叫他要学会接受这些,慢慢地好像自己真的就那么适应了一样。







评论

热度(3)